清明上河园
126生活网
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旅游

记者暗访:"黄牛"站内拉客 "专车"送上大巴

核心提示:   本月以来,铁路杭州东站派出所已处理了300多个相关人员  暑运到来,销声匿迹了一阵子的“黑车”“黄牛”又冒出来了  本报记者跟随民警全程追踪&ld

  本月以来,铁路杭州东站派出所已处理了300多个相关人员

  暑运到来,销声匿迹了一阵子的“黑车”“黄牛”又冒出来了

  本报记者跟随民警全程追踪“黑大巴”的生意链条——

  “黄牛”站内拉客,“专车”送上大巴

 

  本月以来,铁路杭州东站派出所已处理了300多个相关人员

  □通讯员 韦士钊 陈青霞 本报记者 朱寅 文/摄

  上个周末,记者的一位外地朋友来浙江出差,在杭州火车东站中转后,打算再坐火车去台州。

  可因为来得匆忙,买不到当天去台州的火车票,这位朋友最后让在火车东站一带揽客的“黄牛”给忽悠了,坐上了一辆站外组客的“黑大巴”。对于这一趟不长不短的旅途,她给出的评价是各种“坑”!

  为此,记者专门来到杭州铁路公安处火车东站派出所了解了一下,从他们的工作日志来看,随着暑期到来后铁路火车票的走俏,之前销声匿迹了一阵子的 揽客“黄牛”又出来活动了。这段时间,民警的重点工作之一就是打击此类现象,而从7月份暑运开始后,已有300余人被警方处理。

  7月22日,记者跟随火车东站派出所民警行动,亲身体验了一番站外组客“黑车”到底有多“坑”……

  记者暗访  > > >

  Step 1:“黑摩的”司机揽客

  中午12点20分左右,记者来到了杭州火车东站地下一楼靠东面的一处自助售票厅。和记者同行的,是一名对此类情况十分了解,而且外地口音非常明显的朋友。

  售票厅里排着长队,声音也很嘈杂,刚进去时倒也没听到揽客“黄牛”的吆喝声。

  但当我们二人带着“没买到票”的遗憾表情向外走时,一名身材壮硕、挂着大金链子戴着鸭舌帽的中年男人迅速凑了上来。“小伙子去哪里?火车票肯定买不到了对吧,要么跟我坐大巴去吧?”中年男子“殷勤”地说。

  “去宁波。”我们此前了解到,当天去宁波的火车票源几乎已售罄。

  中年男人一听,马上来了精神:“有的有的,有去宁波南站的(地处宁波城区较中心处)。我现在带你们过去,到了就能上车,100元一个人去不去?”

  我们答应后,中年男人转身带着我们出发,并打起了电话:“留两个位置,我马上送人过来。”接着,他便不时催促我们快些走。

  不过,对于在哪里上车、坐的什么车,中年男人却不愿多说,只是以“不远就到”、“正规大巴”、“有票报销”之类的话搪塞。

  跟着他快步走了10分钟左右,我们被带到了一条小巷子里。等候了半分钟后,他骑着一辆电动车出来了,并让我们上车。

  我们两个大男人只好艰难地挤上这辆小小的电动车,他载着我们在车流中穿梭,最后在老汽车东站附近的彩虹桥下了车。

  一到达,中年男人就顾不上我们了,大声和马路东面一名把脸遮了个严实的粉衣女打招呼。

  随后,他拿到了粉衣女给他的两张20元钱,转身又向火车东站方向开去。

  Step 2:“黄鱼车”送客

  粉衣女很快来到我们面前,她话不多也很警觉,向我们收了200块钱并递上一张“乘车凭证”后,指引我们到了马路对面。

  在那里,停着一辆蓝色大巴和两辆小面包车,树荫下挤着5个拎着行李的候车人,身后有几名男子坐在躺椅上,还有一名蓝衣女子正和一个乘客讲着价。

  见粉衣女带着新客人来了,候车人们纷纷询问“车什么时候来?”

  “再等五分钟吧。”

  “五分钟?又是五分钟!我都等了1个多小时了。”候车人中有一名女子显得特别激动(事后得知,她在当天中午11点30分左右就被忽悠到这里等车,花了130元钱,当她和我们同批抵达宁波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

  “快了快了,马上送你们去坐车。”粉衣女不耐烦地答复了一句,又去马路对面接一个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