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园
126生活网
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教育校园

“知识付费”风口来袭 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核心提示:   基于互联网和移动支付的普及,对于“内容”和“知识”的付费意愿和消费观念正在发生转变――  “知识付费”风口来袭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温宝臣  ▲ 知识付费有利于人们高效筛选信息,同时也激励着优

  基于互联网和移动支付的普及,对于“内容”和“知识”的付费意愿和消费观念正在发生转变――

  “知识付费”风口来袭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温宝臣

  ▲ 知识付费有利于人们高效筛选信息,同时也激励着优质内容的生产。对优质内容的渴求,是消费升级的表现;为优质内容付费,也正成为消费者的内在需求

  ▲ 能够为拥有一技之长的个体提供知识分享的平台已日益完善。身处知识付费大潮,普通人也能参与其中并分享风口红利

  “知识就是财富”是一句经典格言。时至今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以及人们对知识的付费意愿和消费观念的转变,拥有知识已不再仅仅是被描述为学富五车或满腹经纶,而是财富真正的源泉。

  从2016年开始,一系列标志性的事件让内容付费渐渐成为时尚。2016年5月15日,付费语音问答平台――“分答”上线。通过这一平台,你可以快速地找到能给自己提供帮助的那个人,用一分钟时间为你答疑解惑,很多名人和各领域的专家也都加入分答付费问答模式。随后,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全力打造“得到APP”,知乎上线知乎live等等。

  进入2017年,这一趋势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3月7日,豆瓣网推出了首款付费产品――“豆瓣时间”;随后腾讯CEO马化腾表示,微信公众号正加快上线付费订阅。

  在注意力和优质内容越来越成为稀缺品的时代,这些敏感的机构和个人仿佛嗅到了远处传来的风信,准备拎着知识迎风而起。

  从内容创业到知识付费

  春江水暖鸭先知。最先感觉到“风来了”的,还是身处行业之中的创业者们。

  知乎创始人周源在2016年一次对外发布会上表示,“近一两年,用户对于内容和知识的付费意愿和消费观正在发生转变――大家从不愿付费开始变得愿意对高质量、服务更好的类似产品付费,并且这一趋势正在加速”。

  这对于内容创业者的确是一个好消息,毕竟他们已经默默耕耘了很久。

  以知乎为例,2012年下半年,知乎放弃邀请码模式开始鼓励用户注册,到了2016年知乎已拥有6500万名注册用户、1850万日均活跃用户。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知乎都是以知识社区的方式与用户见面。令人遗憾的是,数量庞大的用户群体并没有带来现金流。那些在知乎埋头生产内容的用户更多的是分享,答疑解惑。直到去年知乎Live上线,知乎内部可能第一次有了一款产品能够实现稳定可观的现金流。这一刻,多年的坚守都值了。

  除了知乎,内容创业在2016年还结出其他果子。“分答”上线仅一个半月之后,已拥有超过1000万收听用户,100万付费用户,交易额超过1800万元;2016年12月4日,喜马拉雅FM首届“123知识狂欢节”以5088万成交额结束;2016年6月5日,罗辑思维旗下“得到APP”上线第一个付费订阅专栏,截至目前19个付费订阅栏目销售量已逾85万份,销售额超过1.7亿元……

  2016年知识付费迎来爆发式增长,知识变现的确给不少人带来了惊喜。因此,2016年也被称为“知识付费元年”。

  天时地利人和

  知识付费模式崛起,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对于想要获取知识的人来说,当下的确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因为知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唾手可得;但这也是最坏的时代,因为知识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泛滥冗余。

  以微信订阅号为例,我们每天都能在不同时间段收到自媒体推送的内容,对于大部分内容我们只是浅尝辄止,有些则被完全忽略了。

  实际上,一个读者能关注到的微信公众号数量,在信息的汪洋大海中只是凤毛麟角。这些碎片化、泛娱乐化的信息,让我们的注意力难以集中,更使得优质内容难以被挖掘到。因此,从海量的信息中筛选出最有价值的信息,就成为一件成本极高的事情。当人们对时间成本的关注逐渐超出获取信息的渠道成本时,为优质内容付费正好能把用户从海量信息中解放出来。

  对优质内容的渴求,是消费升级的表现。易观国际日前发布《知识付费风口来袭》报告认为,知识付费的兴起,源自我国消费结构从生存型向消费型的重大转变――在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快速增长的前提下,居民以吃、穿等基本生存需求为主的消费比例降低,人力资本投资为主的教育、文化、娱乐新消费结构正在形成。

  周源在2016年中国企业家领袖年会上表示:“我们在2015年发现,消费升级对知识付费有非常显著的影响。现在大家看起来更在乎什么样的信息是有质量的,我能不能获得它。如果我能获得它,是不是可以通过付费让获取知识更加精准和可持续。”

  为优质内容付费,正逐渐成为消费者的内在需求。在现有社会体系中,分工正越来越细,但多数人并不会在一个工作岗位上终老一生。跨界和融合是时代赋予的机会,也对每一个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需要不断学习知识,因为害怕对外面变化的世界一无所知,也害怕技术变革导致优势不在。

  作为消费的对象,知识并不仅仅是文化和价值传承的载体。当内容从介质升级为一种服务,就变身为一件可以定制化和个性化的知识商品。罗振宇曾明确表示,当前用户时间碎片化,已是既成事实。“用户选择碎片化学习来填充这些时间,是有价值的真实需求。”

  知识付费有利于人们高效筛选信息,付费同时也激励优质内容的生产,这两个条件不断形成完善的交易市场和生态,知识付费悄然崛起。

  从漫无目的地接受信息,到主动获取知识,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正在发生变化,对信息的选择行为更为成熟。得益于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人们获取知识的平台更为宽广。大量自媒体人、知识类网红等个人IP成为知识流量和资讯的集散地,他们通过垂直内容的长期耕耘,拥有了数量不菲的忠实用户。大屏手机的普及、移动支付场景的搭建和用户习惯培养,都使付费阅读触手可及。

  修建个人付费墙

  Knowledge is power,是“知识就是力量”的英语表达。从字面上看,知识不仅是一种能力和相对优势,更是能够对他人产生要求的权利。

  时至今日,知识不仅是力量,也是财富。知识与金钱的距离,好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近。

  当前,部分知识付费平台依托网络大V、大咖和网红,迅速形成了强大的市场影响力,比如“得到APP”的李翔、李笑来,喜马拉雅FM的马东等。但这些头部用户所生产的内容,并不能满足所有消费者的偏好和需求。

  国家信息中心日前发布的《2017年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认为,分享经济行业未来的发展潜力在于通过互联网,扶持更多的草根和扎根在各个行业但不太起眼的行家里手,让拥有一技之长的普通人加快能量释放。

  这与内容创业者想法不谋而合。内容方面深耕垂直化与社交化,构建内容消费的闭环将成为趋势。首先,内容应该更长尾,更有针对性;其次,将用户的个性化需求与内容生产者以定制的形式连接在一起并形成闭环将是内容付费领域的未来;第三,内容不仅是流量货币,也是社交货币。不仅内容生产者和用户要社交,用户和用户之间也要社交,这是用户付费的动力,也是内容的潜在价值。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知识付费不同于出行或外卖行业“高频+刚需”的应用场景,知识交易的频率相对较低,但是个性化程度非常高。从认知盈余分享的供给,到人们对专业化和垂直化等优质内容的认知渴求,能够为拥有一技之长的个体提供知识分享的平台已日益完善,知识付费的潜在用户市场也将得到无限拓展。

  从这个角度看,身处知识付费的大潮,作为一个普通人也能参与其中并分享风口红利。我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拥有一技之长,待价而沽;如果还没有,不妨从现在开始培养自己的能力圈。